醫療Instagram+問答+匿名社交,“醫聯”正在打造一個僅供醫生分享互動的垂直社區

作者: 36氪 / 2015-04-01

很多進入移動健康醫療領域的團隊都說過這樣一句話:其實我們也想做醫生社交,可是太難了。通過與各方接觸我將難點做了一下整理(歡迎來評論中補充):

1.醫生對實名執行有所顧慮,不希望自己傳達的信息被誤解甚至曲解,導致不必要的問題。

2.高強度密集的工作狀態致使他們沒有時間和精力分享自己的材料,特別是老資歷的醫生。

3.剛入手的新人醫生希望獲得更多學習機會,另一方面老資歷的醫生又可能希望遇到更多棋逢對手的同行,如何把握社區中的平衡?

4.對于那些沒有互聯網敏感度,卻又積累了非常多內容資源,年紀稍大些的醫生,如何去做推廣?

5.如何解決手機拍照上傳,像素不高顯得不專業的問題?

最后一個問題其實國外一個叫Figure 1的App已經解決了,它被稱作為移動醫療界的Instagram,通過照片分享的方式吸引醫生交流討論。至于像素嘛,我非常欣賞隱士說過的一句話,“我想探討的是非專業的圖片格式醫學影像有沒有價值”。

也就是說,拋開所謂研討會、專業性,還需要有一些產品解決相對長尾的需求。(當然,以后還算不算長尾就不知道了)

醫聯創始人王仕銳自己是一名醫生,他認為除了學術期刊、科室或者院內研討外,還需要一個交流場景可以消化那些平時照顧不到的案例、問答和情緒輸出,而碎片化移動社區,是不錯的場景。

相對初級些的醫生,以學習為主,希望獲得更多病歷或者解答,而部分權威醫生則有興趣建立個人品牌口碑,不再依托于醫院,做醫療版的“知乎大V”。鑒于此,醫聯制造了一個純粹為醫生打造,也只有醫生可用的實名+匿名垂直社區。

病歷分享作為其中的一大需求,醫聯做的比較簡單易用,比如支持多次上傳疊加內容,每張圖片下方都可以評論交流。王仕銳解釋說,一個診斷療程包括初診、檢查、治療等等多個環節,分多次記錄更加符合邏輯。

病歷分享對于伸手黨和學習黨非常實用,但對于那些很忙卻又很有價值的醫生群體,該怎么黏住呢?王仕銳說:5%的人表演,95%的人圍觀是最可能形成的結果。5%目標用戶:1.學術性;2.希望得到欣賞或者反饋。

于是線下推廣時,他們會強調“大V”品牌,同時建議醫生借助助理來維護自己平臺,釋放圖片。并且定期組織醫學記者做話題采訪,將他們的回答整理到問答環節。手術中的醫生建議通過助手來做圖片記錄。

問答功能可以看做是移動端的知乎,相對初級的醫生怎么認同自我價值呢?王仕銳認為,雖然大V更希望牛人過招,產生學術“爭吵”,但新病情、新技術的輸出,是每一個醫生都有機會做的事情。

深夜病房是個非常有趣的環節,只會在晚上12點至2點開放,滿足醫生匿名社交需求。除了吐槽外,醫聯團隊更希望醫生愿意指出平時病歷中出現的小瑕疵。

目前醫聯還處于內測階段,總共推廣1000名醫生,從已有的交流狀態來看,收藏和點贊是遠大于評論的,我想這是做大面積推廣時需要跟蹤的問題。關于最后的形態,醫聯團隊已經開始在App里做藥品推廣,之后可能會通過聚集醫生群體,對接需要人工醫療服務的其他產品,做匹配診斷等等。

醫聯團隊共有20人左右,創始人和聯創是連續創業者,目前拿到了300萬人民幣的天使輪投資。

相似的產品,在國外還有ResearchGate,和丁香園有些像,以及Doximity。


25选7开奖号